当前位置:首页->中交新闻->人文
人文

印尼“失联”风波

   来源:   发布时间:2020年01月15日
  月影朦胧,繁星漫天,四周窸窸窣窣,时而传来野猪、猴子的叫声。“联系到厂区了吗?”三航局印尼金光项目测量员俞智豪一脸急切地问司机。见当地司机点头,俞智豪终于放心了,摇下车窗深吸了一口气。
  俞智豪的母亲由于联系不到俞智豪,电话中语带哽咽地“质问”项目经理杜善丰。
  “大姐,您别着急,我们已经跟俞智豪联系上了。他乘坐的汽车车胎陷进泥里没法动了,那里信号很差,所以之前一直没联系上。明天一早我们就派车去接他回来。”听到儿子安全的消息,电话那头的母亲平静了下来。
  “失联”起于项目进场前的最后一次施工坐标复核作业。这天,项目测量“黄金搭档”四人组按计划前往测量点。
  早在项目进场前,就从当地居民口中得知,测量点附近几十里范围内没有人烟,唯有各种动物时常出没。果不其然,测量组的车在路上差点撞上一头野猪,到测量点附近一只猴子又偷偷爬上了车顶。
  见此情形,俞智豪显得有些兴奋,扭头问项目施工部长许敏敏:“许哥,我们这是来参观动物园吗?”
  “来动物园被参观!”许敏敏边吩咐大伙从车上取出仪器,边开玩笑说。
  由于前一天下过雨,地面满是泥泞,几人扛着笨重的测量仪器,前往测量点,不小心撞到了树,瞬间就下起了“蚂蚁雨”。穿过红蚂蚁树林后,十几米宽的河沟摆在眼前,河水浑浊,跳跳鱼、水蛇在河里“探头探脑”,单钳蟹倒是颇为“害羞”,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  “这怎么过去啊?”俞智豪说。“扶着树枝过吧,你们跟着我。”一向大胆的测量员齐有保找来一根十几米长的树枝架到对岸,脱掉外衣,举着仪器和衣服就下了河。河沟过后的红树林更是泥泞难行,一个多小时后,终于到达测量点。
  “都别动!”齐有保小声说道。只见不远处伏着一条粗尾灰皮、尖牙环眼的鳄鱼。“你们往后退,我来轰走它。”齐有保折下几根树枝,向鳄鱼扔去。似乎知道自己趴的不是地方,鳄鱼识趣地离开了。许敏敏把仪器架好后说:“有保负责巡逻,保护大家安全,其他人开工。”
  完成测量任务回到车上已是晚上6点,一身疲惫的俞智豪准备返回厂区整理材料。路途中,忽然到来的滂沱大雨使得车轮陷进泥坑,动弹不得。此时离厂区还有70公里,手机完全没有信号,找人推车更是痴心妄想。这可咋办?在无数次尝试之后,印尼司机也摊摊手放弃了。一时间,巨大恐惧袭来,车外漆黑如墨,风雨大作,不断拍打着车窗,夹杂着动物的嘶鸣,整个人如同置身蛮荒战场,只有薄薄的车皮防身。5个小时后,风雨终于停了,司机向附近的防火站求助之后终于和厂区取得了联系,但是由于厂区没有其他车辆,俞智豪和司机只能在车里睡一晚,等待第二天的救援。
  回厂区的道路坑坑洼洼,车身一阵颠簸,俞智豪接到了母亲的电话,“儿子!你还好吧?”俞智豪揉揉眼睛:“妈,我没事啊,等会要做资料,等忙完了我再打给你吧。”上午的阳光已然灼热,从后视镜反射回来,俞智豪被晒得通红的脸显得愈发成熟稳重。前面的道路越来越平坦,微风和煦拂过,飞鸟追逐欢悦,俞智豪似乎已经忘记了在荒芜人烟的野地里过夜的恐惧。
时时彩压大小稳赢公式